達拉斯佛教會 Dallas Buddhist Association
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六妙法門 (智者大師)

E-mail Print

六妙法門


天台大師 於 都下 瓦官寺 略出此法門

(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四十六冊 No. 1917 《六妙法門》 )



(回 經論選錄)
(看 此論的導讀文)
Y
《六妙法門》目錄:
N


  • 一、 「數 禪」不「進」,當善修「六法」
  • 二、 「隨 禪」不「進」,當善修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等法
  • 三、 「止 禪」不「進」,當善修「止、觀、還、淨」等法
  • 四、 「觀 禪」不「進」,當善修「觀、還、淨」等法
  • 五、 「還 禪」不「進」,當善修「還、淨」二法
  • 六、 「淨 禪」不「進」,當善卻「垢心」,體真「寂虛」
  • 一、 「報」障
  • 二、 「煩惱」障
  • 三、 「業」障
  • 一、 慳惜「財物」
  • 二、 慳「身」
  • 三、 慳「命」
  • 四、 惱「法」
  • 一、 「財施」檀波羅蜜
  • 二、 「捨身」檀波羅蜜
  • 三、 「捨命」檀波羅蜜
  • 四、 「平等法施」檀波羅蜜
  • 略說:「數息」中,互發「六門 禪」相
  • 一、 「解」證
  • 二、 「會」證
  • 一、「別」對
  • 二、「通」對
  • 一、「初」證
  • 二、「中」證
  • 三、「究竟」證




《 一、通釋「六妙門」》 (回 目錄)

六妙門」者,
蓋是「內行」之「根本」,「三乘」得「道」之「要逕」。

故,「釋迦」初詣「道樹」,「跏趺」坐草,內思「安般」,
一、數,
二、隨,
三、止,
四、觀,
五、還,
六、淨。
因此,「萬行」開發,降「魔」,成「道」。
當知:佛,為物「軌」,示「跡」若「斯」,三乘「正士」,豈不「同遊此路」?

所言「」者:
即是「數法」,
約「數」明「禪」,故言「六」也。

如:佛,
或約「一」數辯「禪」,所謂:「一行三昧」,
或約「二」數,謂:「一止、二觀」,
或約「三」數,謂:「三三昧」,
或約「四」數,所謂:「四禪」,
或約「五」數,謂:「五門 禪」,
或約「六」數,謂:「六妙 門」,
或約「七」數,謂:「七 依定」,
或約「八」數,謂:「八 背捨」,
或約「九」數,謂:「九 次第定」,
或約「十」數,謂:「十禪支」,
如「是等」,乃至「百、千、萬、億、阿僧祇、不可說」諸『「三昧」門』,
悉是『約「數」說諸「禪」』也。

雖「數」有「多、少」,窮其「法相」,莫不『悉相「收攝」』。
以眾生「機、悟」不同故,有「增、減之數」分別、利物。

今,言「六」者,即是『約「數法」而標「章」』也。

」者:
其「意」乃多,若論「正意」,即是『「滅 諦」涅槃』。
故,『「滅」四行』中,言:
滅、止、妙、離。
「涅槃」,
非「斷」,非「常」,
「有」而難「契」,「無」而易「得」,
故言「妙」也。

「六法」能「通」,故名為「」。
「門」雖有「六」,『會「妙」』不「殊」,
故,經言:
「泥洹」真「法寶」,「眾生」從種種「門」入。

此,則「通」釋:「六妙門」之「大意」也。

「六妙門」大意,有十:
第一、「歷別 對諸禪」六妙門
第二、「次第 相生」六妙門
第三、「隨 便宜」六妙門
第四、「隨 對治」六妙門
第五、「相攝」六妙門
第六、「通別」六妙門
第七、「旋轉」六妙門
第八、「觀心」六妙門
第九、「圓觀」六妙門
第十、「證相」六妙門



《 二、別釋「六妙門」》

《 二/一、『歷「別」對「諸禪」』六妙門》 (回 目錄)

釋:第一、『歷「別」對諸「禪定」』,明「六妙門」


即為「六意」:

《 二/一/一、「數」為「妙門」》 (回 目錄)

一者、依「數」為「妙門」

行者,因『數「息」』故,即能出生:
四「禪」、
四「無量心」、
四「無色定」。

若 於最後『「非、非想」定』,能覺知:
非是「涅槃」!
是人,必定得「三乘道」。
何以故?
此「定」,
「陰、界、入」和合,故「有」,
虛誑,不「實」,
雖無「麤煩惱」,而亦成就十種「細煩惱」。
「知」已,
破折,不「住」、不「著」,
「心」得「解脫」,即證「三乘 涅槃」故。

此「義」,如:
須跋陀羅,
佛,教斷『「非非想處」惑』,
即便獲得『「阿羅漢」果』。

「數」,為「妙門」,「意」在於「此」也。

《 二/一/二、「隨」為「妙門」》 (回 目錄)

二者、「隨」為「妙門」

行者,因『隨「息」』故,即能出生「十六 特勝」,所謂:
一、知「息 入」,
二、知「息 出」,
三、知「息 長、短」,
四、知「息 遍身」,
五、除諸「身行」,
六、心爰「喜」,
七、心受「樂」,
八、受諸「心行」,
九、心作「喜」,
十、心作「攝」,
十一、心作「解脫」,
十二、觀「無常」,
十三、觀「出散」,
十四、觀「離欲」,
十五、觀「滅」,
十六、觀「棄捨」。

云何:觀「棄捨」

此「觀」,破『「非想處」惑』。

所以者何?
凡夫,修「非想」時,
觀:「有常」處,如「癰」、如「瘡」;
觀:「無想」處,如「癡」也;
第一妙「定」,名曰「非想」。
作「是念」已,
即棄捨「有想、無想」,
名:『非「有想」、非「無想」』。

故,知:「非想」,即是「兩捨」之「義」。

今,佛弟子,「觀」行,破折,「義」如「前說」。
是故,『深觀「棄捨」,不著「非想」』,能得「涅槃」。

「隨」,為「妙門」,「意」在「此」也。

《 二/一/三、「止」為「妙門」》 (回 目錄)

三者、「止」為「妙門」

行者,因『「止」心』故,即便「次第」發「五輪禪」:
一者、「地輪」三昧,即:「未到地」。
二者、「水輪」三昧,即是:種種諸『「禪定」善根 發』也。
三者、「虛空輪」三昧,即:「五方便」人,覺:「因、緣」,無「性」,如「虛空」。
四者、「金沙輪」三昧,即是:「見、思」解脫,「無著」正「惠」,如「金沙」也。
五者、「金剛輪」三昧,即是:第九「無礙道」,能斷『三界「結、使」』,永「盡」、無「餘」,證『「盡」智、「無生」智』,入「涅槃」。

「止」,為「妙門」,「意」在「此」也。

《 二/一/四、「觀」為「妙門」》 (回 目錄)

四者、「觀」為「妙門」

行者,因『修「觀」』故,即能出生:
九想,八念,十想,八「背捨」,八「勝處」,十「一切處」,九「次第定」,
「師子奮迅」三昧,「超越」三昧,「練」禪,十四「變化心」,「三明、六通」,及「八解脫」,
得『滅「受想」』,即入「涅槃」。

「觀」,為「妙門」,「意」在「此」也。

《 二/一/五、「還」為「妙門」》 (回 目錄)

五者、「還」為「妙門」

行者,若用『「惠」行』,善巧「破折」,反「本」、還「源」,
是時,即便出生:
「空」、無「想」、無「作」,
三十七「品」,
四「諦」,
十二「因緣」,
「中道」正觀,
因此,得入「涅槃」。

「還」,為「妙門」,「意」在「此」也。

《 二/一/六、「淨」為「妙門」》 (回 目錄)

六者、「淨」為「妙門」

行者,若能「體、識」:
一切「諸法」,本性「清淨」
即便獲得『「自性」禪』也。

得「此禪」故,
「二乘」之人,定證「涅槃」。

若是「菩薩」,入「鐵輪位」,具十「信心」,「修行」不止,
即便出生「九種大禪」,所謂:
「自性」禪,
「一切」禪,
「難」禪,
「一切門」禪,
「善人」禪,
「一切行」禪,
「除惱」禪,
「此世、他世樂」禪,
「清淨」禪。
菩薩,依「是禪」故,得『大「菩提」果』,「已」得、「今」得、「當」得。

「淨」,為「妙門」,「意」在「此」也。



《 二/二、「次第 相生」六妙門 》 (回 目錄)

次、釋:第二『「次第 相生」六妙門』者

次第「相生」』,
「入道」之「階梯」也。

若 於「欲界」中,巧行「六法」,
第六「淨心」成就,即發『三乘「無漏」』,
況復具足諸「禪、三昧」!

此,即與「前」有「異」。
所以者何?

《 二/二/一、 修「數」,證「數」》 (回 目錄)

如:
「數」,有二種:
一者、修「數」。
二者、證「數」。

修「數」』者:
行者,調和「氣息」,不「澀」、不「滑」,
「安詳」徐「數」,從一至十,攝「心」在「數」,不令「馳散」,
是名:『修「數」』。

證「數」』者:
「覺心」任運,從一至十,不加「功力」,
心住『「息」緣』,覺『「息」虛、微』。

「心相」漸「細」,患「數」為「麤」,意不欲「數」
爾時,行者,應當:
放「數」,修「隨」

《 二/二/二、 修「隨」,證「隨」》 (回 目錄)

「隨」,亦有二:
一者、修「隨」。
二者、證「隨」。

修「隨」』者:
捨前『「數」法』,「一心」依隨『「息」之 出、入』,
攝「心」緣「息」,知『「息」入、出』,
心住『「息」緣』,無「分散」意,
是名:『修「隨」』。

證「隨」』者:
「心」既 微細,安靜,不亂,
覺:「息」,長、短、「遍身 入、出」,
「心、息」,任運相「依」,「意慮」恬然、凝靜。

覺「隨」為「麤」,心「厭」,欲「捨」
如:人,「疲」極,欲「眠」,不樂「眾務」。
爾時,行者,應當:
捨「隨」,修「止」

《 二/二/三、 修「止」,證「止」》 (回 目錄)

「止」,亦有二:
一者、修「止」。
二者、證「止」。

修「止」』者:
息諸「緣慮」,不念「數、隨」,「凝寂」其「心」,
是名:『修「止」』。

證「止」』者:
覺:「身、心」泯然、入「定」,
不見:內、外「相貌」,
『「定」法』持「心」,任運、不「動」。

行者,是時,即作「是念」:
今,此「三昧」,
雖復 無「為」、寂靜、安隱、快樂,
無「惠 方便」,不能破壞「生死」。』
復作「是念」:
今,此「定」者,皆屬「因、緣」
『「陰、界、入」法』和合而「有」,虛誑,不「實」。
我,今,不「見」,不「覺」,應須「照了」。
作「是念」已,即
不著「止」,
起「觀」,分別

《 二/二/四、 修「觀」,證「觀」》 (回 目錄)

「觀」,亦有二:
一者、修「觀」。
二者、證「觀」。

修「觀」』者:
於『「定」心』中,以『「惠」分別』,「觀」於:
微細『出、入「息」』相,如:空中「風」,
「皮肉、筋骨,三十六物」,如「芭蕉」,不「實」,
「心識」,無「常」,剎那「不住」,無有「我、人」,
「身、受、心、法」,皆 無「自性」,
不得「人、法」,「定」何所「依」?
是名:『修「觀」』。

證「觀」』者:
如是「觀」時,
覺:「息」,出、入,遍諸「毛孔」,
「心眼」開明,徹見:「三十六物」,及諸「虫戶」,內、外「不淨」,剎那「變易」,
心生「悲、喜」,得『四「念處」』,破『四「顛倒」』,
是名:『證「觀」』。

『「觀」相』既「發」,
心緣『「觀」境』,分別,破、折,
覺:「念」流動,非『「真實」道』
爾時,應當:
捨「觀」,修「還」

《 二/二/五、 修「還」,證「還」》 (回 目錄)

「還」,亦有二:
一者、修「還」。
二者、證「還」。

修「還」』者:
既知:『「觀」,從「心」生』,
若從『「折」境』,此即:不會「本源」。
應當 反觀「觀心」
此「觀心」者,從「何」而生:
為:從「觀心」生?
為:從「非觀心」生?

若『從「觀心」生』,
即:已有「觀」。
今,實「不爾」。
所以者何?
「數、隨、止」等「三法」中,未有『即「觀」』故。

若『從「不觀 心」生』,
「不觀 心」,
為:「滅」生?
為:「不滅」生?

若『「不滅」生』,即:「二心」並。
若『「滅法」生』,「滅法」已「謝」,不能生「觀」。
若言『「亦滅、亦不滅」生』,乃至『「非滅、非不滅」生』,皆不可「得」

當知:
「觀」心,本自『不「生」』
『不「生」』,故『不「有」』,
『不「有」』,故即「空」,
「空」,故『無「觀心」』,
若『無「觀心」』,豈有『「觀」境』?
「境、智」雙「亡」』,「還源」之「要」也。
是名:『修「還」』相。

證「還」』相 者:
「心惠」開發,不加「功力」,「任運」自能「破折」,反「本」,還「源」,
是名:『證「還」』。

行者,當知:
若『離「境、智」,欲歸「無 境、智」』,
不離『「境、智」縛』,
以:『隨「二邊」』故。
爾時,當:
捨『「還」門』,安心『「淨」道』

《 二/二/六、 修「淨」,證「淨」》 (回 目錄)

「淨」,亦有二:
一者、修「淨」。
二者、證「淨」。

修「淨」』者:
知『色:淨』故,不起「妄想、分別」,
「受、想、行、識」,亦復如是。
息『「妄想」垢』,是名:『修「淨」』。
息『「分別」垢』,是名:『修「淨」』。
息『「取 我」垢』,是名:『修「淨」』。

舉「要」言之:
若能『心:如、本「淨」』,是名:『修「淨」』。
亦『不得「能修、所修」及「淨、不淨」』,是名:『修「淨」』。

證「淨」』者:
「如是」修時,
豁然「心惠」相應,
無礙「方便」,任運「開發」,
『「三昧」正受』,「心」無「依、恃」。

『證「淨」』有二:
一者、「相似證」:
『五「方便」』相似『「無漏道」惠』發。
二者、「真實證」:
『「苦」法忍、乃至「第九 無礙道」』等,真『「無漏」惠』發也。
『「三界」垢』盡,故名:『證「淨」』。


復次,
觀「眾生 空」故,名為「」;
觀「實法 空」故,名為「」;
觀「平等 空」故,名為「」。

復次,
「空 三昧」相應,故名為「」,
「無相 三昧」相應,故名為「」,
「無作 三昧」相應,故名為「」。

復次,
一切「外觀」,名為「」,
一切「內觀」,名為「」,
一切「非內、非外觀」,名為「」。

故,「先尼梵志」言:
:「內觀」故,得是「智惠」,
:「外觀」故,得是「智惠」,
:「內、外觀」故,得是「智惠」,
:『無「觀」』故,得是「智惠」也。



《 二/三、『隨「便、宜」』六妙門 》

《 二/三/一、 隨「心」所「便、宜」,善巧修「六妙門」》 (回 目錄)

次,釋:第三『「隨 便、宜」六妙門』

夫 行者,欲得深「禪定、智慧」,乃至「實相、涅槃」,
初學「安心」,必須「善巧」

云何「善巧」?
當於「六妙門」法,悉「知」,悉「覺」
調伏其「心」,隨「心」所「便」,可以「常用」
所以者何?
「心」不『「便」修治』,即無「益」

是故,
「初坐」時,當識「調心」:學「數」,
次,當學「隨」,
復當學「心、觀、還」等,各各經「數日」。
學已,復更從「數、隨」,乃至「還、淨」,安「心」修習,復各經「數日」。
如是,數「反」,
行者,即應 自知:「心」所「便、宜」

若『「心」便「數」』,當以「數法」安「心」。
乃至「淨」,亦「如是」。
隨「便」而用,不簡「次第」

如是「安心」時,
若覺:「身」安,「息」調,「心」靜、開、明,始終「安固」,
當「專用」此法,必有「深利」。
若 有「妨」生,「心」散、闇、塞
當更隨「便」,轉用「餘門」
「安」,即為「善」,可以「長軌」。

是,則略明:初學,「善巧 安心」六妙門。

是知:『「便、宜」用「心」』大意。

《 二/三/二、「禪定」不「進」,當善修「六妙門」令「進」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行者,「心」若「安穩」,必有所「證」。

云何為「」?
所謂:得
「持身」、
及「麤住、細住、欲界、未到地、初禪」等種種諸「禪定」。

得諸「定」已,若『「心」住,不「進」』,
當隨「定」深、淺,修「六妙門」,開發。

云何名:「淺定」不「進」,修「六門」令「進」?

如:
行者,初得「持身」法,及「麤、細 住」法,經於日、月,而不「增進」
爾時,應當:「細心」修「數」。
「數」若不「進」,復當:修「隨」。
「隨」若不「進」,當:「細 凝心」修「止」。
「止」若不「進」,當:「定」中,觀『「陰、入、界」法』。
「觀」若不「進」,當:還更 反檢「心源」。
「還」若不「進」,當:「寂然」,體「淨」。

用此「六法」,
『偏於「一法」增進』之時當即「善修之」

既漸「進」,入深「禪定」,便過「數」境
『「數」相』既「謝」,進發『「隨」禪』
於「此定」中,若不「境進」
善修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等五法。

「定」進,漸「深」,『「隨」境』已「度」,
發『「止」禪』「禪」若不「進」
善修「止」及「觀、還、淨」等四法。

『「止」定』進,漸「深」,「觀心」開發
雖有『「止」法』,知:『從「緣」生,無有「自性」』,
『「止」相』已「謝」,若『「觀」禪』不「進」
當更「善巧」修「觀」及「還、淨」等三法。

『「觀」禪』既「進」,「進」已,若「謝」,轉入「深定」,「惠解」開發,
唯覺:「自心」所有「法相」;
知:「觀」,虛誑,不「實」,亦在「妄情」,如「夢」中所見。
「知」已,不「受」;
」,反照「心源」

『「還」禪』經久,又不「進」
當復更善:反觀「心源」,及 體「淨」,當「寂」

『「還」禪』既「進」,「進」已,若「謝」,便發『「淨」禪』
此「禪」,
「念相 觀」已除,
「言語 法」皆滅,
無量「眾罪」除,
「清淨心」常「一」,
是名:『「淨」禪』。

「淨」若不「進」,當:
卻「垢心」
體:真「寂虛」
「心」如「虛空」,無所「依倚」

爾時,『「淨」禪』漸「深、寂」,
豁然「明朗」,發『真「無漏」』,證『「三乘」道』

此,則略說:
「六妙門」,隨「便、宜」而「用」,
增長諸「禪 功德、智惠」,乃至「入 涅槃」也。

《 二/三/三、 略說:以「六妙門」除卻『內、外「障」』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行者,於其中間,若 有『內、外「障」』起,欲「除卻」者,
亦當於「六門」中,隨取「一法」,一一試用「卻之」
若得「差」者,即為「藥」也。

治「禪 障」、及「禪」中「魔事、病患」
功用「六門」,悉得「差」也。

「上」來所說,其「意」難「見」。
行者,若用此「法門」,
當善「思」、推取「意」,
勿「妄行」也。



《 二/四、『隨「對治」』六妙門 》 (回 目錄)

次,釋:第四「對治 六妙門」

「三乘」行者,修「道」,會「真」,
悉是:除「障」、顯「理」無所「造作
所以者何?
「二乘」之人,「四住惑」除,名『得「聖果」』,更無「別法」。
「菩薩」大士,破『「塵沙無明」障』盡故,『「菩提」理』顯,亦不「異修」。

此而「惟」之,
若能 巧用『「六門」對治』,破『內、外「障」』
即是「修道」,即是「得道」,
更無「別道」。

云何:功用「六門 對治」
行者,應當:知「病」、識「藥」

《 二/四/一、 知「病」》 (回 目錄)

云何『知「病」』

所謂「三障」:
一者、「報 障」:即是今世「不善、麤動、散亂」,障「界、入」也。
二者、「煩惱 障」:即「三毒、十使」等諸「煩惱」也。
三者、「業 障」:即是「過去、現在」所起「障道 惡業」,於「未受報」中間,能障「聖道」也。

行者,於「坐禪」中,
此「三障」發,當善識其「相」
用此法門,對治,除滅。

《 二/四/二、「報障 起」相,及「對治」法 》 (回 目錄)

云何:「坐」中,知「報障 起」相
云何:「對治」?
等。

「分別、覺、觀」心,
散、動,攀緣「諸境」,無暫「停、住」,
故名:『「報障」起』。
「浮動」明、利,攀緣「諸境」「心」散、縱、橫
如:「猿猴」得「樹」,難可「制錄」。

爾時,行者,應用『「數」門』:
調「心」數「息」
當知:即真「對治」也。

故,佛言:
「覺、觀」多者,教令『數「息」』。

二者:
於「坐禪」中,
或時其「心」,亦「昏」、亦「散」
」,即「無記」心,
」,即「睡眠」,
」,即「心」浮、越逸。

爾時,行者,當用『「隨」門』:
調「心」隨「息」,明照「入、出」
心,依『「息」緣』,無『「分散」意』,
照『「息」出、入』,治:「無記、昏睡」心
依於「息」,治:『「覺、觀」攀緣』。

三者:
於「坐禪」中,若覺:
「身、心」急
「氣」麤
「心」散、流動

爾時,行者,當用『「止」門』:
寬「身」,放「息」,
制「心」凝、寂
「止」諸「憶、慮」
此為「治」也。

《 二/四/三、「煩惱障 起」相,及「對治」法 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云何:煩惱 障」起
云何「對治」?

煩惱,有三種。

一者:於「坐禪」中,「貪欲 煩惱障」起。
爾時,行者,當用「觀心」門中,「九想、初背捨、二勝處」、諸「不淨」門,為「對治」也。

二者:於「坐禪」中,「瞋恚 煩惱障」起。
爾時,行者,當用「觀心」門中,「慈、悲、喜、捨」等,為「對治」也。

三者:於「坐禪」中,「愚癡、邪見 煩惱障」起。
爾時,行者,當用『「還」門』,反照「十二因緣、三空、道品」,破折「心源」,還歸「本性」,此為「治」也。

《 二/四/四、「業障 起」相,及「對治」法 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云何:對治「障道 業」?

起「業」,即三種,
「治」法,亦三。

一者:於「坐禪」中,忽然「垢心」昏、闇,迷失「境界」,當知:「黑闇 業障」起。
爾時,行者,當用『「淨」門』中,念『方便「淨 應身」:「三十二相」清淨、光明』,為「對治」也。

二者:於「坐禪」中,忽然「惡念」,思惟「貪欲」,無「惡」不造,當亦是「過去 罪業」所之「作」也。
爾時,行者,當用『「淨」門』中,念『「報佛」:「一切種智」、圓、淨、常、樂功德』,為「對治」也。

三者:於「坐禪」中,若有 種種諸「惡境界 相」現,乃至逼迫「身、心」,當知:悉是「過去、今世」所造「惡業 障」發也。
爾時,行者,當用『「淨」門』中,念『「法身」:本「淨」,不生、不滅,「本性」清淨』,為「對治」也。

此,則略說:『「六門」對治、斷除「三障」』之相。
廣說,不異「十五種障」也。

復次,
行者,於「坐禪」中,
若發諸餘「禪、深定、智惠、解脫」,有種種「」起。
於「六門」中,善巧用「對治 法」也。

「麤、細 障法」既除,「真如 實相」自顯,「三明、六通」自發,
「十力、四無所畏」,一切諸『「佛、菩薩」功德、行、願』,自然「現前」,不由「造作」。

故,「經」云:
又見:諸「如來」,自然成「佛道」



《 二/五、「相攝」六妙門 》 (回 目錄)

次,釋:第五「相攝 六妙門」

「六妙門」相攝
「近」論,則有二種,
「遠」尋,則有多途。

何等為二?
一者、六門「自體 相攝」。
二者、巧修「六門」,「出生、勝進 相攝」。

《 二/五/一、 六門「自體 相攝」》 (回 目錄)

云何名:『「自體」相攝』?

行者,修「六門」時,
於一『數「息」』中,任運自攝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等五法

所以者何?
如:行者,善調心『數「息」』之時,
即「體」,是『「數」門』;
「心」,依隨「息」而「數」故,即攝『「隨」門』;
息諸「攀緣」,制「心」在「數」故,即攝『「心」門』;
分別知「心數 法」及「息」,了了分明故,即攝『「觀」門』;
若『「心」動、散,攀緣「五欲」』,悉是「虛誑」,「心」不「受、著」,「緣心」還歸『數「息」』故,即攝『「還」門』;
攝『數「息」』時,無有「五蓋」及諸「麤 煩惱」垢,「身、心」寂然,即攝『「淨」門』。

當知: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即有「六門」
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等,一一皆攝「六門」
此,則六、六「三十六」妙門。

上來,雖復種種「運用」不同,悉有今「意」。
若不「分別」,「行人」不知。

此,則略說:六妙門「自體 相攝」,「一」中具「六相」也。

《 二/五/二、 巧修「六門」,「出生、勝進」相攝 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云何名:『巧修「六妙門」,「出生、勝進 相攝」相』?

行者,於「初」,調心『數「息」』,從一至十,「心」不「分散」
是名:『「數」門』。

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「靜心」善巧,既知:
「息」,初「入」、
「中間」經遊、「至」處,
乃至「入」已還「出」,亦如是,
「心」悉「覺知」,依隨,不亂,亦成就「數」法,從一至十,
是,則:「數」中,成就『「隨」門』

復次,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「細心」善巧,
制「心」緣「數法」及「息」,
不令:細微「覺、觀」得「起」
『剎那「異念、分別」』不「生」
是,則:於「數」中,成就『「止」門』

復次,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成就『「息」念 巧惠、方便』,
用「靜鑒」之「心」,照:『「息」生、滅』,
兼知:
身分、剎那「思想」、「陰、入、界」法,
如「雲」,如「影」,空無「自性」,不得「人、法」。
是時,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成就:『「息」念 「巧惠」觀』門

復次,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
非但 成就『「觀」智』,識:「前法」虛假,
亦復 善巧覺了:「觀照」之「心」,無有「自性」,虛誑,不「實」
離:「知、覺」想
是,則: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成就『「還」門』

復次,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
非但不得「所觀、能觀」
以「惠 方便」,亦不得『無「能觀、所觀」』
以「本淨」法,「性」如「虛空」,不可「分別」故
爾時,行者,「心」同「法性」,寂然,不動。
是,則: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成就『「淨」門』

以「五門」,莊嚴『數「息」』。
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,皆亦如是,今不「別說」。
此,則六、六「三十六」,亦名「三十六妙門」。

行者,若能如是「善巧」修習「六妙門」者,
當知:必得種種諸「深 禪定、智惠」,入『「三乘」涅槃』也。



《 二/六、「通、別」六妙門 》 (回 目錄)

次,釋:第六「通、別 六妙門」

所以言『通、別「六門」』者:
凡夫、外道、二乘、菩薩,
通觀『數「息」』一法,
「解惠」不同,是故「證 涅槃」殊別
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,亦復如是。

所以者何?

《 二/六/一、 凡夫、外道『「數息」相』》 (回 目錄)

「凡夫、鈍根」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
唯知:從一至十,令「心」安定;
欲望此入「禪」,受諸「快樂」
是名:『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而起「魔業」』
以『貪「生死」』故。

復次,
如諸『利根「外道」』,
「見」心』猛、盛;
『「」因緣』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
非但:
調心『數「息」』,從一至十,欲求「禪定」
亦能分別
現在,有「息」,無「息」,「亦有、亦無」,「非有、非無」,
過去「息」,「如」去,「不如」去,『亦「如」去、亦「不如」去』,『非「如」去、非「不如」去』,
未來「息」,有「邊」,無「邊」,『亦有「邊」、亦無「邊」』,『非有「邊」、非無「邊」』,
現在「息」,有「常」耶?無「常」耶?『亦「常」、亦無「常」』耶?『非「常」、非「無常」』耶?
及「心」,亦爾;
隨「心」所「見」,計以為「實」
謂:『「他」所說,悉為「忘語」』。

是人,
不了『「息」相』,隨「妄見」生「分別」,即是『「數息」戲論』,
「四邊」火燒,生「煩惱」處,
「長夜」貪著「邪見」,造諸「邪行」,斷滅「善根」,
不曾『無「生」』,「心」行『「理」外』
故名:「外道」。

如「是 二人」,
「鈍、利」雖「殊」,『「三界」生死輪迴』無「別」。

《 二/六/二、 聲聞『「數息」相』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云何名為:『聲聞「數息」相』?

行者,欲速出「三界」,自求「涅槃」故,
修『數「息」』,以調其「心」。
爾時,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
不離「四諦」正觀

云何: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觀「四 真諦」

行者,知:
「息」,依「身」;
「身」,依「心」;
「三事」和合,名「陰、界、入」。
陰、界、入」者,即是『』也。

若 人
貪著『「陰、界、入」法』,乃至「隨逐」
『「見」心』分別『「陰、界、入」法』
即名為『』。

若能 達『「息」真性』,即能:
知『「苦」:無「生」』,
不起「四受」,「四行」不生
「鈍使、利使」諸「煩惱 結」「寂」然,不「起」
故,名為『』。

知「苦」』正惠,能:
通「理」,無「壅」,
故名為『』。

若能 如是『數「息」』,通達「四諦」
當知:
是人,必定得『「聲聞」道』,
畢「故」,不造「新」。

《 二/六/三、 緣覺『「數息」相』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云何: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入『「緣覺」道』

行者,求『「自然」惠』,樂「獨」,善「寂」,
深知『諸法「因緣」』
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即知:
『數「息」』之「念」,即是「」支,
「有」,緣「取」,
「取」,緣「愛」,
「愛」,緣「受」,
「受」,緣「觸」,
「觸」,緣「六入」,
「六入」,緣「名色」,
「名色」,緣「識」,
「識」,緣「行」,
「行」,緣「無明」。

復「觀」:
『「息」念』之「有」,名『善「有為 業」』;
有『「善」因緣』,必定能感『未來世「人、天 受」』;
『「受」因緣』故,必有「老、死、憂悲、苦惱」;
三世「因、緣」,「生、死」無「際」,輪轉不息。
本無有「生」,亦無有「死」,
『不善「思惟、心、行」』所「造」。

若知:
無明」,「體性」本自「不有」,『「妄想」因緣』和合而「生」
「無所有」故,假名「無明」。
「無明」尚爾,亦「不可得」,

當知:
「行」等諸「因緣法」,皆無「根本」
既 無「行」等「因緣」,豈有今之『數「息」』之「實」?

爾時,行者,
深知:
『數「息」』,屬「因緣」,「空」、無「自性」
不「受」,不「著」,不「念」,不「分別」
心,如「虛空」,「寂」然,不「動」
豁然,『「無漏」心』生,成『「緣覺」道』。

《 二/六/四、 菩薩『「數息」相』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云何名為:『菩薩『數「息」』相』?

行者,為求:
「一切」智、「佛」智、「自然」智、「無師」智,
「如來」知見、力、無所畏,
愍念、安樂「無量眾生」,
故,修『數「息」』,
欲因「此法門」,入「一切種智」

所以者何?

如「經」中說:
阿那般那」,三世諸佛『「入道」之「初門」』
是故,「新發心 菩薩」欲求「佛道」,
應先:調心『數「息」』

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知:
「息」:非「息」,猶如「幻化」
是故,
「息」:
非是「生死」,
亦非是「涅槃」。

爾時,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
不得:「生死」可「斷」
不得:「涅槃」可「入」
是故,
不住「生死」,既 無「二十五有」繫縛,
不證「涅槃」,則 不墮「聲聞、辟支佛」地,
以『「平等」大惠』,即『無「取、捨 心」,入『「息」中道』,
名:『見「佛性」,得「無生忍」』,
住『「大涅槃」常、樂、我、淨』。

故,「經」云:
譬如「大水」,能突蕩「一切」,
唯除「楊柳」,以其「軟」故。
「生死」大水,亦復如是,
能漂沒一切「凡夫」之人,
唯除「菩薩」,住於『大乘「大般涅槃」』,心「柔軟」故。

是,名:『「大乘」行者,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入「菩薩」位』。

此,則略說:『數「息」』妙門,『凡、聖、大、小乘「通、別」』之相,


數「息」』雖「通」,須解「殊別」之「相」。
當知:
『數「息」』,雖同共「修」,隨其「果報」差、降,
餘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一一「妙門」,
凡、聖、大、小乘「通、別」,
亦復「如是」。



《 二/七、「旋轉」六妙門 》 (回 目錄)

次,釋:第七「旋轉 六妙門」

上來所說「六妙門」,悉是「共行」,與「凡夫、二乘」共故。
今,此「旋轉 六妙門」者,唯獨「菩薩」所行,不與「聲聞、緣覺」共,況諸「凡夫」。

所以者何?

前,第六『通、別「妙門」』觀中說,
名:『從「假」入「空」觀』,
得:「惠眼」、「一切智」。
「慧眼、一切智」,是「二乘、菩薩」共法。

今,明:『從「空」出「假」 「旋轉」六妙門』,
即是「法眼」、「道種智」。
「法眼、道種智」,不與「聲聞、辟支佛」共。

《 二/七/一、 觀『「息」相,空』,分別「世間」及「出世間」法 》 (回 目錄)

云何:
菩薩,
於『數「息」』道中,修『從「空」出「假」觀』
起「旋、轉」,出『一切諸行「功德」』相

所謂:
「菩薩」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
當:發「大誓願」,怜愍「眾生」
知:『眾生,畢竟「空」』
欲『成就「眾生」,淨「佛國土」』,盡「未來際」
作『是「願」』已,即當「了」:
所數「」:
不「生」、不「滅」,其「性」空、寂
即「息」,是「空」
非『「息」滅「空」』,『「息」性』自「空」;
「息」即是「空」,「空」即是「息」
離「空」無「息」,離「息」無「空」
一切「諸法」,亦復「如是」

」,
」故,
非「真」、非「假」
非「世間」、非「出世間」

求「息」,不得「息」與「非息」,而亦成就『「息」念』
所成就『「息」念』,如「夢」,如「幻」,如「響」,如「化」
『無「實事」可「得」』,而亦『分別「幻化 所作事」』

菩薩,了「息」,亦復「如是」:
雖『無「息性」可「得」』,
亦成就『「息」念』,從一至十,了了「分明」,
「深心」分別:『如幻「息相」』

以有『無性、如幻「息」』故,
即有『無性「世間、出世間 法」』。

所以者何?
「無明」顛倒,不知『「息」性,空』故,
妄計:『有「息」』,
即生:『「人、法」執著』、『「愛、見」諸「行」』,
故名:『世間』。

因『有「息」』故,即有:
「陰、界、入」等「世間 苦、樂」之「果」。

當知:
「息」,雖「空」,亦能「成辦」:
一切『世間「善、惡 因、果」,「二十五有」』諸「生死事」。

復次,
「息」相:空』中,
無『「出世間」相』
非:不因「息」,分別『「出世間」法』

所以者何?

不知『「息」相:空故,
即:「無明」不「了」,
造:『「世間」業』
知『「息」:空、無所「有」』故,
即:無「無明、妄執」,
一切諸「結、煩惱」,無所從「生」,
是名:『「出世間」因』。

『「因」滅』故,
得離『後世「世間二十五有」』等「果」,
名:『「出世間」果』。

能『出「世間 顛倒」因、果法』故,
是名:『「出世間」法』。

於『「出世間」真正法』中,亦有「因、果」。
「因」者:『「知:息空」正智惠』,為『「出世間」因』,
『妄計「息」』中,「人、我、無明、顛倒」,及「苦果」,「滅」故,名為『「出世間」果』,

故知:
菩薩,
觀:『「息」:非「息」』,
不「得」:「世間、出世間」
能「分別」:「世間」及「出世間」

《 二/七/二、 觀『「息」性,空』,通達「四諦」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菩薩,觀『「息」性:空』時,
不得「四諦」
而亦通達「四諦」

所以者何?

如上所說:
「世間 果」者,即是「苦 諦」,
「世間 因」者,即是「集 諦」,
「出世間 果」者,即是「滅 諦」,
「出世間 因」者,即是「道 諦」。

故,
觀於『「息」想』,
不見「四諦」
而能了了分別「四諦」
為「聲聞」眾生,廣演、分別。

《 二/七/三、 了『「息」性,空』,通達「十二因緣」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菩薩,了『「息」:空』中,
不「見」:「十二因緣」
亦「通達」:「十二因緣」

所以者何?

『過去「息」』性
空、無所「有」。

妄見『有「息」』,而生種種「顛倒 分別」,起諸「煩惱」,故名「無明」。
「無明」因緣,則有「行、識、名色、六入、觸、受、愛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、憂悲、苦惱」等,輪轉不息。
皆由不了息,如「虛空」,無所「有」』故。

知『息:空、寂』
破「無明」
「無明」滅故,則「十二因緣」皆滅

菩薩,如是,
了『「息」:非「息」』,
不「得」:「十二因緣」
亦能了了「通達」:「十二因緣」
為求『「緣覺」乘』人,廣演、分別。

《 二/七/四、 了「息,無性」,通達「六蔽」及「六度」法 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菩薩,
了『息:無「性」』,
爾時,
尚不見『有「息」』,
何況於『「息」道』中,見『有「六蔽」及「六度」法』?
雖於『「息」性』中,不見『「蔽」及「六度」法』
而亦了了通達「六蔽、六度」

所以者何?

《 二/七/四/一、 四種『「慳貪」蔽法』》 (回 目錄)

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即自「了知」:
若『於「非息」之中,而見「息」』者,
是必定:成就「慳貪」蔽法

,有四種:
一者、慳惜「財物」:見『「息」中,有「我」』,為「我」生「慳」故。
二者、慳「身」:於「息」中,起『「身」見』故。
三者、慳「命」:於「息」中,不「了」,計『有「命」』故。
四者、惱「法」:於「息」中,不「了」,即起「見」,『「執法」心』生故。

《 二/七/四/二、 修四種『「檀」波羅密』》 (回 目錄)

行者,為破壞如是「慳蔽 惡法故,
修四種『「檀」波羅密」』

《 二/七/四/二/一、「財施」檀波羅蜜 》

一者,
知:
「息」:空,非「我」;
離「息」,亦無「我」。
既『不得「我」』,
聚諸「財物」,何所「資給」?
爾時,「慳財」之心,「即便」之心,即便「自息」,
「捨」諸珍寶,如棄「涕唾」。

當知:
了達『「息」性』
即是:『「財施」檀波羅蜜』。

《 二/七/四/二/二、「捨身」檀波羅蜜 》

復次,
菩薩,知:
無『「身」性』,
「息」等諸法,不名為「身」,
離「息」等法,亦無「別身」。
爾時,知:『身:非「身」』,
即破:「慳身」之「執」。
既『不慳於「身」』,
即能以「身」為「奴僕」,給使,
『如「法」』施與「前人」。

當知:
了知:『息:非「息」』
即能:具足成就『「捨身」檀波羅蜜』。

《 二/七/四/二/三、「捨命」檀波羅蜜 》

復次,
行者,若能「了」:
『「息」性』:空,
不見:
即「息」,是「命」;
離「息」,有「命」。
既『不得「命」』,
破:『「性命」心』。
爾時,即能「捨命」,給、施「眾生」,心無「驚畏」。

當知:
了達『「息」空』
即能:具足『「捨命」檀波羅蜜』。

《 二/七/四/二/四、「平等法施」檀波羅蜜 》

復次,
行者,若達:
「息」:空。
即不見:
「陰、入、界」等諸法,
亦不見:
「世間、出世間」種種「法相」,

為 破「眾生」:
種種「橫計」,
「迷執」諸「法」,
輪迴「六趣」,
故,有所「說」。
而,實『無「說」,無「示」』,
以:『「聽」者,無「聞」,無「得」』故。

是時,雖行「法施」
不執「法施」
無「恩」於「彼」,而「利」一切
譬如:「大地、虛空、日、月」,
利益「世間」,
而:「無心」於「物」,不求「恩報」。

菩薩,
達『「息」性:空』
行『「平等法施」檀波羅蜜』,利益「眾生」,
亦復「如是」。

《 二/七/四/三、「略」說餘「波羅蜜」》 (回 目錄)

當知:
菩薩,知:『「息」性:空』,
不得「慳、度」
而能了了分別「慳、度」
以『不可「得」』故,
知『「息」性:空』,
具足『「尸羅、羼提、毘梨耶、禪那、般若」波羅蜜』,
亦復「如是」。

「是」中,應一一廣「旋、轉」諸『「波羅蜜」相』,
為「求佛道」善男子、善女人,開示、分別。

《 二/七/五、「結」說此門 》

是,即略說:
於『數「息」』門中,
修「旋轉 陀羅尼」菩薩,所行『無礙「方便」』。

菩薩,若入「是門」,直說『數「息」調「心」』,窮「劫」不盡。
況復於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等,種種諸「禪、智惠、神通,四辯、力、無所畏」,
諸地「行、願」,「一切種智」,無盡一切「功德」,
旋轉、分別,而可「盡」乎!



《 二/八、「觀心」六妙門 》 (回 目錄)

次,釋:第八『「觀心」六妙門』

「觀心」六妙門』者,
此,為「大根性」行人
善識「法惡」,
不由「次第」,懸照『「諸法」之「源」』
何等為『「諸法」之「源」』?
所謂:『眾生「心」』也。
一切「萬法」,由「心」而「起」

若 能:
反觀「心性」,
不可「得」:「心源」
即知:
萬「法」,皆:無「根本」

約此「觀心」,說「六妙門」,非「如前」也。
所以者何?

《 二/八/一、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數」門』》 (回 目錄)

如:行者,初學『觀「心」』時,知:
一切「世間、出世間」諸「數量」法,
皆:悉從「心」出
離「心」之外,更無「一法」
是,則:
「數」一切法,
皆悉:約「心」,故「數」。
當知:
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數」門』

《 二/八/二、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隨」門』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行者,當『觀「心」』時,知:
一切『「數量」之法』,悉隨『「心」王』
若無『「心」王』,即無『「心」數』。
『「心」王』動故,『「心」數』亦「動」
譬如:百官、臣民,悉皆隨順「大王」,
一切諸『「數量」法』,依隨『「心」王』,亦復「如是」。

如是「觀」時,即知:
「心」,是『「隨」門』

《 二/八/三、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止」門』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行者,當『觀「心」』時,知:
『「心」性』:常「寂」
即:「諸法」亦「寂」
「寂」故,不「念」,
「不念」故,即「不動」,
「不動」故,名「」也。

當知:
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止」門』

《 二/八/四、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觀」門』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行者,當『觀「心」』時,覺了:
「心」性』:
猶如「虛空」
無「名」,無「相」
一切「語言道」斷
開:『「無明」藏』,
見:『真實「性」』,
於一切「諸法」,得『「無著」惠』

當知:
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觀」門』

《 二/八/五、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還」門』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行者,當『觀「心」』時,
不得:「所觀」之「心」
不得:「能觀」之「智」
爾時,
「心」,如「虛空」,無所「依倚」
以『「無著」妙「惠」』,
不見「諸法」,而還通達「一切諸法」
分別、顯示,入諸「法界」,無所「缺、減」;
普現「色身」,垂形「九道」,入「變通 藏」,
集諸「善根」,迴向「菩提」,莊嚴「佛道」。

當知:
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還」門』。

《 二/八/六、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淨」門』 》 (回 目錄)

復次,
行者,當『觀「心」』時,
不得:「心」及「諸法」
而能:了了分別「一切諸法」
分別「一切法」
不著「一切法」
成就「一切法」
不染「一切法」。
以:
「自性」,清淨
從「本」以來,不為「無明 惑倒」之所「染」故。
故,經云:
「心」不染「煩惱」,
「煩惱」不染「心」。

行者,通達『「自性」清淨心』故,
入於「垢法」,不為「垢法」所「染」,
故,名為『』。

當知:
「心」者,即是『「淨」門』

如是「六門」,
不由「次第」,『直觀「心性」』,
即便「具足」也。



《 二/九、「圓觀」六妙門 》

《 二/九/一、「略」說:圓觀『「數」門』》 (回 目錄)

次,釋:第九『「圓觀」六妙門』

夫 「圓觀」者,
豈得 如「上」所說:
但『觀「心源」,具足「六妙門」』,
『觀「餘諸法」』,不得「爾」乎?

今,行者,
觀「一心」,見「一切心」及「一切法」;
觀「一法」,見「一切法」及「一切心」;
觀「菩提」,見「一切煩惱、生死」;
觀「煩惱、生死」,見「一切菩提、涅槃」;
觀「一佛」,見「一切眾生」及「諸佛」;
觀「一眾生」,見「一切佛」及「一切眾生」。

一切
皆如『「影」現』
非「內」、非「外」
不「一」、不「異」
「十方」不可「思議」。
「本性」自爾
無『「能作」者』。

非但:
於『一「心」』中,
分別:『一切、十方法界「凡、聖 色、心」諸法』數量;
亦能:
於『一「微塵」』中,
通達:『一切、十方世界「諸佛、凡、聖 色、心」』數量、法門。

是,即略說:『圓觀『「數」門』』。

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等,一一皆亦「如是」,

《 二/九/二、「結」歎『「數」門』》 (回 目錄)

是「」,
微妙,不可「思議」,
非「口」所「宣」,
非「心」所「測」,
尚非:諸「小菩薩」及「一乘」境界,況諸「凡夫」!

若有『利根「大士」』,聞如是『「無」法』,
能「信、解、受、持」,正念「思惟」,專精「修習」,
當知:
是人,
行「佛 行處」,住「佛 住處」,
入「如來 室」,著「如來 衣」,坐「如來 座」。
即於「此身」,必定當「得」:
「六根」清淨,
開『佛「知、見」』,
普現「色身」,
成「等正覺」。

故,「華嚴經」云:
「初發心」時,便成「正覺」

了達:『「諸法」真實之「性」』,
所有『「惠」身』,不由「他」悟。



《 二/十、「證相」六妙門 》 (回 目錄)

次,釋:第十『「證相」六妙門』

前九種「六妙門」
皆「修因」之「相」
「義」,兼「證果」,
「說」,不「具足」。

今,當更分別『六妙門「證相」』:
六門,有四種:
一者、「次第」證。
二者、「互」證。
三者、「旋轉」證。
四者、「圓頓」證。

《 二/十/一、「次第」證 》 (回 目錄)

云何:『「次第」證』?

如「上」,
第一「歷別 對諸禪門」,及「次第 相生」六妙門中,
已略說「次第 證相」。
細「尋」,自「知」,
今,不「別說」。

《 二/十/二、「互」證 》 (回 目錄)

第二、「互證

此,約:
第三「隨便宜」、第四「對治」、第五「相攝」、第六「通觀」,
四種「妙門」中,論「證相」。

所以者何?

此四種「妙門」,
修行「方便」,無定「次第」
故,「證」,亦復「迴互、不定」。

如:
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
發「十六觸」等 諸「闇證、隱沒、無記、有垢」等法,
此「禪」,即是:『「數息」證相』之「體」

而,今,不「定」:

或有「行者」,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
見:身「毛孔」,虛疏,
徹見:三十六物,
當知:
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證於『「隨」門』

復有「行者」,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
證『「空靜」定』,
以:覺「身、心」寂然,無所「緣念」。
入「此定」時,雖復「淺、深」有「殊」,而皆是『「空寂」之「相」。
當知:
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證『『「止」門』 禪定』也。

復次,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
內、外「死屍」不淨、膖脹、爛壞,
及「白骨、光明」等,
「定心」安隱。
當知:
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證『『「觀」門』 禪』也。

復次,行者,當『數「息」』時,發:
『「空」、無「相」』智慧,
「三十七品、四諦、十二因緣」等「巧惠」方便;
思、覺『「心」起』,
破折「諸法」,反「本」還「源」。
當知:
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證『「還門」禪』也。

復次,行者,或於『數「息」』之時,
「身、心」寂然,不得「諸法」,
「妄垢」不生,「分別」不起,
「心想」寂然,明識「法相」,
無所「依倚」。
當知:
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證『「淨門」禪』也。

此,則略說:
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
互『發「六門禪」』相。
「前、後」不「定」,未必悉如「今說」。

餘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,
一一『「互證」諸「禪」』相,亦「如是」。

所以有此『「互證」諸「禪」』者,意有二種:
一者、修諸「禪」時,
互「修」故,「發」亦隨「互」,
意如:前四種修「六妙門」相,
二者、宿世「業緣、善根」發
是故,「互發」不定,
義如『《坐禪》:「內方便」驗「善、惡 根性」』中廣說。

《 二/十/三、「旋轉」證 》 (回 目錄)

第三、云何名:『證「旋轉 六妙門」相』?

此,的依「第七 旋轉」修,故「發」。

所謂「證相」者,即有二種:
一者、證『「旋轉」解』。
二者、證『「旋轉」行』。

《 二/十/三/一、 證『「旋轉」解』》 (回 目錄)

云何名為:『證「旋轉 解」發相』?

行者,於『數「息」』中,『巧惠「旋轉」』修習故,
爾時,或證「深 禪定」,或說「淺定」,
於此等「定」中,
豁然「心惠」開發,旋轉「覺、識」,『解「真」』無礙
不由「心念」「任運」旋轉『「覺、識」法門』

「旋轉」,有二種:
一者、『「總相」旋轉』解。
二者、「別相」。

「總相」,復有二種:
一者、「解真」總相。
二者、「解俗」總相。

「別相」,復有二種:
一者、「解真」別相。
二者、「解俗」別相。

於一『「總相」法』中,旋轉『解「一切法」』;
「別」相,亦爾。

《 二/十/三/二、 證『「旋轉」行』》 (回 目錄)

云何名為:『證「旋轉 行」相』?

行者,
如『所「解」』,「心」不違「言」,「心、口」相應,
「法門」現前,「心行」堅固,任運「增長」,不由「念力」,
諸「善 功德」自「生」,
諸「惡」自「息」。

「總相、別相」,
皆如「上說」,
但有「相應」之「異」,『入諸「法門」、「境界」顯現』之「殊」故。

今,則略出『證「旋轉行」』。
如一『「數」門』,具二種『證「旋轉」』故,
餘「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,亦「如是」。

「略說、不具足」者,自「善思惟」,
取「意」,廣對「諸法門」也。

證「旋轉 六妙門」』者,
即是得『「旋 陀羅尼」門』也,
是名:『無礙「辯才」』。

「巧惠」方便,
「遮」諸「惡」,令不得「起」,
「持」諸「功德」,令不「漏失」,
任「是法門」,必定:不久
入「菩薩位」
成就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也。

《 二/十/四、「圓頓」證 》 (回 目錄)

第四、云何名為:『圓證 六妙門』?

行者,因 第八「觀心」、第九「圓觀」二種「六妙門」,為「方便」,
「是觀」成時,即便發「圓證」也。

《 二/十/四/一、 二種「圓證」》 (回 目錄)

「證」,有二種:
一者、「解」證
『無礙「巧惠」』,不由「心念」,自然「圓證」,識「法界」故,名『「解」證』。
二者、「會」證
『妙「惠」』朗然「開發」,明照「法界」,通達、無礙也。

《 二/十/四/二、 二種「證相」》 (回 目錄)

「證相」,有二種:
一者、「相似」證相
如「法華經」中,明「六根清淨 相」。
二者、「真實」證相
如「華嚴經」中,明「初發心 圓滿功德、智慧 相」也,

《 二/十/四/二/一、「相似」證相 》 (回 目錄)

云何名:『相似圓證』?

為「六妙門」:
  • 如「法華經」說:『「眼根」清淨』中,能「一時」數『十方凡、聖「色、心」等法「數量」』,故名『「數」門』。
  • 一切『「色」法』,隨順於『「眼」根』,「眼」不違『「色」法』,共相「隨順」,故名『「隨」門』。
  • 如是「見」時,『「眼」根、識』寂然、不動,故名『「止」門』。
  • 不以「二相」見諸「佛國」,通達、無礙,善巧「分別」,照了「法性」,故名『「觀」門』。
  • 還於『「眼根」境界』中,通達「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」等『諸根「境界」』,悉 明了、無礙,「不一、不異 相」故,故名『「還」門』。
  • 復次,見『己「眼根 境界」』,還『於 十方「凡、聖 眼界」中「現」』故,亦名為『「還」門』。
  • 雖了了「通達」,見『如是「事」』,而不起「妄想、分利」,知『「本性」:常「淨」,無「可染」法』,不「住」、不「著」,不起「法愛」,故名『「淨」門』。

此,則 略說於『「眼根」清淨』中,『證「相似 六妙門」』相,
餘「五根」,亦如是,廣說,如「法華經」明也。

《 二/十/四/二/二、「真實」證相 》 (回 目錄)

云何名:『「真實」圓證「六妙門」』?

有二種:
一者、「別」對。
二、「通」對。

別對」者:
「十住」,為『「數」門』,
「十行」,為『「隨」門』,
「十迴」,向為『「止」門』,
「十地」,「所觀 門」,
「等覺」,為『「還」門』,
「妙覺」,為『「淨」門』。

二、「通對」者:
有三種「證」:
一者、「初」證,
二者、「中」證,
三者、「究竟」證。

《 二/十/四/二/二/一、「初」證 》

初證」者:

有菩薩,
入『「阿」字 門』,
亦名「初發心住」,得『真「無生法忍」惠』,
爾時,
能於「一念心」中,數『不可說、微塵世界諸「佛、菩薩、聲聞、緣覺」諸「心行」』,及數「無量法門」,故名『「數」門』;
能「一念心」中,隨順『「法界」所有「事業」』,故名『「隨」門』;
能「一念心」中,入百、千「三昧」及一切「三昧」,「虛妄」及「習」俱「止、息」,故名為『「止」門』;
能「一念心」中,覺了一切「法相」,具足種種『「觀」智惠』,故名『「觀」門』;
能「一念心」中,通達「諸法」,了了分明,「神通」轉變、調伏「眾生」,反「本」還「源」,故名『「還」門』;
能「一念心」中,成就「如上所說」事,而心無「染、著」,不為「諸法」之所「染污」故,亦能淨「佛國土」,令眾生入「三乘 淨道」,故名『「淨」門』。

「初心」菩薩,入「是法門」,如「經」所說,亦名為「佛」也。
已得「般若」正惠,聞「如來藏」,顯真「法身」,具「首楞嚴」,明見「佛性」,
住「大涅槃」,入「法華三昧」、不思議「一實境界」也。
廣說,如「華嚴經」中所明。

是,為『「初地」,證 不可思議「真實 六妙門」』也。

《 二/十/四/二/二/二、「中」證 》

中證」者:

餘「九住,十行,十迴向,十地,等覺」地,
皆名:『中證 不可思議「真實 六妙門」』也,

《 二/十/四/二/二/三、「究竟」證 》

云何名:『究竟圓證「六妙門」』?

「後心」菩薩,
入『「茶」字 門』,
得『「一念相應」惠』,「妙覺」現前,窮照「法界」,
於六種法門,究竟「通達」,「功用」普備,無所「缺減」,
即是『究竟圓滿「六妙門」』也。


分別「數、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諸法門「證相」,
「意」不異「前」,但有「圓、極」之「殊」。

故,「瓔珞經」云:
三賢、十聖「忍」中行,
唯「佛」一人能盡「源」。
「法華經」言:
唯佛與佛,乃能究盡「諸法實相」。
此,約「修行、教道」,作「如是」說。

以「理」而為論:
「法界」圓通
諸佛、菩薩所證「法門」,始終「不二」
故,「大品經」言:
初「阿」,後「茶」,其「意」無「別」
「涅槃經」言:
「發心、畢竟」,二不「別」
如是二心,「先心」難
「華嚴經」言:
從「初地」,悉具:一切「諸地」功德
「法華經」言:
如是『「本末、究竟」等』。


《六妙法門》 一卷 (終)


(回 此論目錄)

導讀:

六妙法門》,是 智者大師 有關於「止、觀」的四部著作之一,其他三部為:《摩訶止觀》、《釋禪波羅蜜》、《修習止觀坐禪法要》(亦名「小止觀」)。
六妙法門,即是「數、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這六個「止、觀」禪定的修行法門,其中
「數、隨、止」是修「定」
「觀、還、淨」是修「慧」
此「六妙法門」,是屬於「亦有漏、亦無漏」禪(即「亦世間、亦出世間」禪定),共有十種,「凡夫」依之修學,可解脫「三界 生死」輪迴。
十種「六妙法門」中,第一『「歷別 對諸禪」六妙門』是闡明:修習「數、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,都可以證得「涅槃」。第二「次第 相生」、第三「隨便宜」、第四「對治」六妙門,則教導行者應善巧修習「數、隨、止、觀、還、淨」。第六「通別」六妙門,則說明:凡夫、外道、聲聞、緣覺、菩薩修習『數「息」』妙門的區別。第七「旋轉」六妙門,則說明:菩薩於『數「息」妙門的修習中,修『從「空」出「假」』觀,起「旋、轉」,出『一切諸行「功德」』相

法法相通,圓融無礙,此「六妙法門」雖是以『出、入「氣息」』為「所緣境」而修習,「念佛人」可以「阿彌陀佛」聖號為「所緣境」,依「六妙法門」而增強「淨土」修行,「定、慧」等持,易達「一心不亂」,「上品」往生

註:文中所用「惠」字,乃「慧」字之意。

智者大師 (釋智顗),乃隋朝國師,因 隋煬帝楊廣 尊稱他為「智者」,因此世人皆稱其「智者大師」。智者大師奠立中國「天台宗」,然為「天台宗」四祖,尊稱「龍樹」菩薩為初祖,「慧文」禪師為二祖,其師「慧思」禪師為三祖。


(回 此論頁首)
(回 經論選錄)

Last Updated on Friday, 23 March 2012 16:25  
無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萬劫難遭遇;我今見聞得受持,願解如來真實義。

2016 Events in English at DBA

Ongoing Events in English at DBA

English Buddihsm Class and Monthly Group Meditation...

English Buddhism Class Calender: 2017 Spring Schedule

Starting from 1/15 ~ 5/21,every Sunday 10:00am-12:00noon...

English Buddhism Class Calender: 2016 Fall Schedule

Starting from 8/28 ~ 12/18,every Sunday 10:00am-12:00noon...

English Buddhism Class Calender: 2016 Summer Schedule

Starting from 6/12 ~ 8/7,every Sunday 10:00am-12:00noon...

2017 DBA Activities Schedule


 

 

Search Our Site

Dallas Buddhist Association

dba-515-001-s

515 Apollo Road
Richardson, TX 75081
U.S.A

Phone:(972) 234 4401
Fax:(972) 234 8342
E-Mail: Contact Us
MB-26.gif

Guests on-line

We have 72 guests online
  • United States : 66
  • China : 5
  • Hong Kong : 1

Article Hits

Total: 196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