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拉斯佛教會 Dallas Buddhist Association
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淨土十疑論 (智者大師)

E-mail Print

淨土十疑論


隋 天臺 智者大師 說

(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四十七冊 No. 1961 《淨土十疑論》 )


淨土十疑 目次:

註:加此目次,乃方便大眾了解這十個有關修行「往生 阿彌陀佛 極樂世界 淨土」的疑難問題,而將它們改寫成為較為淺易的白話,並方便大家點閱原文的問答。
註:為了方便讀者了解原文的義理,特將許多「名詞」以「方括號」標明。

第一疑

學佛人,應該要有「慈悲」心,留在苦難的世界,救度苦難的眾生。
為何想要求生「極樂世界」淨土,只求自己的安樂?

第二疑

萬法皆「空」,不「生」、不「滅」。
想求生「西方淨土」,不就違背了佛理嗎?
而且,經上說:『只要自己的「心」清淨,任何地方都是「淨土」。』

第三疑

十方一切佛國淨土,「法性」平等,「功德」也平等。
平等的念一切佛,不就可以往生一切佛土?
如果偏心,只想求生一個佛淨土,就是不「平等」,怎麼能「往生」呢?

第四疑

如果想求生一個佛國淨土,可以念十方任何一尊佛,求生那佛的淨土呀?
為什麼必須只念「阿彌陀佛」,求生西方「極樂世界」?

第五疑

我們是凡夫,「惡業」深重,「煩惱」一點點都沒有斷。
西方「極樂世界」,是超過「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」,沒有「三界輪迴」的淨土。
「業障」深重的凡夫,怎麼可能「往生」到那「淨土」?

第六疑

就算我們「凡夫」可以往生西方「極樂世界」淨土,
然而,錯誤的「知、見」、及「貪、嗔、癡」這三毒,還是經常會起來呀!
怎麼可能往生到那裡之後,就不會再墮落,可以出離「三界輪迴」?

第七疑

「彌勒」菩薩,將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下一尊佛。
如果修行「十善」業,可以往生「兜率天」宮,到「彌勒內院」見「彌勒」菩薩,
隨著「彌勒」菩薩下生「人間」成佛時,在「龍華樹」下的三次「說法」會中,自然就可以證得「聖果」。
何必要求生西方「極樂世界」淨土呢?

第八疑

眾生,從久遠、久遠以來,就造下無量無邊的「惡業」。
這一生,如果沒有遇到「善知識」,就又造下許多「罪業」。
造下這麼多的「惡」業,臨終時,只念「阿彌陀佛」十次,就可以往生「極樂世界」,出離「三界輪迴」嗎?
這樣,和「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」的「因、果」道理,怎麼相通呢?

第九疑

西方「極樂世界」,距離我們有十萬億個「佛土」。
那麼遙遠的地方,我們是劣弱的「凡夫」,怎麼到得了那裡?
還有,「往生論」說:『女人、及身體有殘缺的人、「二乘」根器的人,無法往生。』
這表示:女人及身體有殘缺的人,肯定不能往生西方「極樂世界」。

第十疑

若要求生西方「極樂世界」,應該怎麼修,才能種下「往生」之因,得往生之「果報」?
我們凡夫都有家室,如果不斷除「淫欲」,也可以往生嗎?



(回目次)

第一疑

問曰:

諸佛、菩薩,以「大悲」為業,若欲救度眾生,祗應願生「三界」,於「五濁、三塗」中,救苦眾生」。
因何求生「淨土」,自安其身?
捨離眾生,則是無「大慈悲」,專為自利,障「菩提」道。

答曰:

菩薩,有二種:
一者、久修行「菩薩道」,得「無生忍」者,實當所「責」。
二者、未得「已還」、及「初發心」凡夫。「凡夫菩薩」者,要須常不離佛,「忍」力成就,方堪處「三界」內,於「惡世」中,救「苦眾生」。

故,「智度論」云:
「具縛」凡夫,有「大悲」心,願生「惡世」,救「苦眾生」者,無有是處。
何以故?
「惡」世界,「煩惱」強,自無「忍」力,心隨「境」轉,
「聲、色」所縛,自墮「三塗」,焉能救眾生?
假令得生「人」中,「聖道」難得。
或因「施、戒」、修「福」,得生「人」中,得作國王、大臣,富貴、自在。
縱遇「善知識」,不肯「信、用」。
貪迷、放逸,廣造眾罪,乘此「惡業」,一入「三塗」,經無量「劫」。
從「地獄」出,受「貧賤」身,若不逢「善知識」,還墮「地獄」。
如此「輪迴」,至於今日,人人皆如是。

此,名「難行道」也。

故,「維摩經」云:
自「疾」不能救,而能救諸「疾人」?
又,「智度論」云:
譬如:二人,各有親眷,為水所溺。
一人情急,直入水救,為無「方便」力故,彼此俱「沒」。
一人有「方便」,往取「船筏」,乘之,救接,悉皆得脫「水溺」之難。
「新發意」菩薩,亦復如是。
如是,未得「忍」力,不能救眾生。
為此,常須近「佛」,得「無生忍」已,方能救眾生,如「得船」者。

又,論云:
譬如:嬰兒,不得離母。 若也離母,或墮「坑、井」,渴「乳」而死。
又如:鳥子,翅羽未成,只得依「樹」、傍「枝」,不能遠去。翅翮成就,方能飛空,自在無礙。
凡夫,無力,唯得專念「阿彌陀佛」,使成「三昧」。
以「業」成故,臨終,斂「念」,得「生」,決定不疑。
見「彌陀佛」,證「無生忍」已,還來「三界」,
乘「無生忍」船,救苦眾生,廣施「佛事」,任意、自在。

故,論云:
「遊戲地獄」行者,
生彼國,得「無生忍」已,
還入「生死」國,教化「地獄」,救「苦眾生」。
以是「因、緣」,求生「淨土」,願識其「教」。

故,「十住婆沙論」,名「易行道」也。


(回目次)

第二疑

問:

諸法,體「空」,本來「無生」,平等、寂滅。
今,乃捨此、求彼,生西方「彌陀淨土」,豈不乖「理」哉?

又,經云:『若求「淨土」,先「淨」其心。 「心淨」故,即「佛土淨」。』
此,云何「通」?


答:

釋,有二義:
一者、「總」答,
二者、「別」答。

「總答」者:

汝若言『求生西方「彌陀淨土」,則是捨此、求彼,不中「理」』者:
汝執住「此」,不求「西方」,則是捨彼、著此,此還成「病」,不中「理」也。

又,轉「計」云:『我亦不求生「彼」,亦不求生「此」』者,
「斷滅」見

故,「金剛般若經」云:
須菩提,汝若作是「念」:『發「阿耨菩提」者,說諸法「斷滅」相』。
莫作是「念」。 何以故?
發「菩提心」者,於法,不說「斷滅」相。

二、「別答」者:

夫『不生、不滅』者:

於『「生」緣』中,
諸法「和合」,不守「自性」;
求於『「生」體』,亦不可「得」。

此「生」生時,無所「從來」,故名:『不生』。

「不滅」者:
諸法「散」時,不守「自性」,言:『我「散滅」』。
此「散滅」時,「去」無所「至」,故言:『不滅』。

非謂:『「因、緣」生』外,別有『不生、不滅』。
亦非:『不求生「淨土」』,喚作『無生』。

為此,「中論」偈云:
「因緣」所生「法」,
我說即是「空」,
亦名為「假名」,
亦名「中道義」。
又云:
諸法不「自生
亦不從他生
不「共」、不「無因」,
是故知「無生」。
又,「維摩經」云:
雖知:『諸佛國、及與眾生,空』,
而常修「淨土」,教化諸「群生」。
又云:
譬如:有人,造立宮室。
若依「空地」,隨意無礙。
若依「虛空」,終不能成。

諸佛說「法」,常依「二諦」,不壞「假名」,而說「諸法實相」。

「智」者,熾然求生「淨土」,
達:『「生體」,不可「得」』,即是真「無生」。
此,謂:『「心淨」故,即「佛土淨」。

「愚」者,為「生」所縛: 聞「生」,即作「生」解; 聞「無生」,即作「無生」解。
不知: 「生」者,即是「無生」; 「無生」,即是「生」。
不達此理,橫相「是、非」。 瞠「他」求生「淨土」,幾許誤哉!
此,則是「謗法」罪人,「邪見」外道也。


(回目次)

第三疑

問:

十方諸佛,一切「淨土」,「法性」平等,「功德」亦等。
行者,普念一切「功德」,生一切「淨土」。
今,乃偏求一佛「淨土」,與「平等性」乖,云何生「淨土」?


答:

一切諸佛土,實皆「平等」。
但眾生「根」鈍,「濁、亂」者多,若不「專繫」一心一境,「三昧」難成。
專念「阿彌陀佛」,即是「一相三昧」,以心「專至」,得生彼國。

如,「隨願往生經」云:
普廣菩薩,問佛:『
十方,悉有「淨土」。
「世尊」何故偏贊西方「彌陀淨土」,專遣往生?』

佛告普廣:『
「閻浮提」眾生,心多「濁、亂」。
為此,偏贊西方一佛「淨土」,使諸眾生,專心「一境」,即易得「往生」。』

若總念「一切佛」者,念佛「境寬」,則心「散漫」,「三昧」難成,故不得「往生」。

又,求「一佛功德」,與「一切佛功德」無異,以同一佛「法性」故。
為此,念「阿彌陀佛」,即念一切佛。
生一「淨土」,即生一切「淨土」。

故,「華嚴經」云:
一切諸佛身,即是一佛身。
一心一智慧,「力、無畏」亦然。
又云:
譬如:淨滿月,普應一切水。影像雖無量,「本月」未曾「二」。
如是「無礙智」,成就「等正覺」。應現一切「剎」,「佛身」無有「二」。
智者,以「譬喻」得「解」。
智者,若能達:
一切「月影」,即「一月」影。
「一月」影,即一切「月影」。

「月影」無二,故一佛,即一切佛,一切佛,即一佛。
「法身」無二,故熾然念「一佛」時,即是念「一切佛」也。


(回目次)

第四疑

問:

等「是念」,求生一佛「淨土」。
何不十方「佛土」中,隨念一佛「淨土」,隨得「往生」?
何須偏念西方「彌陀佛」耶?


答:

凡夫,無「智」,不敢自專,專用「佛語」,
故能偏念「阿彌陀佛」。

云何用「佛語」?
「釋迦」大師,一代說法,處處「聖教」,唯勸眾生:
專心偏念「阿彌陀佛」,求生西方「極樂世界」。
如「無量壽經、觀經、往生論」等,數十餘部「經、論」文等,
殷勤「指、授」,勸生「西方」,
故,偏念也。

又,「彌陀佛」,別有「大悲 四十八願」,接引眾生。

又,「觀經」云:
阿彌陀佛,有八萬四千「相」,
一一「相」,有八萬四千「好」。
一一「好」,放八萬四千「光明」,
遍照法界「念佛」眾生,「攝、取」不捨。
若有「念者」,「機、感」相「應」,決定「得生」。
又,「阿彌陀經、大無量壽經、鼓音王陀羅尼經」等,云:
「釋迦佛」,說「經」時,
皆有十方「恒沙」諸佛,舒其「舌」相,遍覆「三千大千世界」,
證成:一切眾生,念「阿彌陀佛」,乘佛「大悲 本願」力故,決定得生「極樂世界」。

當知:
阿彌陀佛,與此世界,偏有「因、緣」。
何以得知?

「無量壽經」云:
末世,「法滅」之時,
特駐「此經」,「百年」在世,接引眾生,往生彼國。
故知:
阿彌陀佛,與此世界「極惡」眾生,偏有「因、緣」。

其餘諸佛,一切「淨土」,雖一經、兩經,略勸「往生」。
不如「彌陀佛」國,處處「經、論」,殷勤叮嚀,勸「往生」也。


(回目次)

第五疑

問:

「具縛」凡夫,「惡業」厚、重,一切「煩惱」,一毫未「斷」。
西方「淨土」,出過「三界」,「具縛」凡夫,云何得生?


答:

有二種「緣」:
一者、「自」力,
二者、「他」力。

自力」者:

此世界,修「道」,實未得生「淨土」。

是故,「瓔珞經」云:
始,從「具縛」凡夫,未識「三寶」,不知:「善、惡」,「因」之與「果」。
初發「菩提心」,以「」為本,住在「佛家」;以「」為本,受「菩薩戒」。
身身相續,「戒行」不闕,經一劫、二劫、三劫,始至初「發心住」。
如是,修行「十信、十波羅蜜」等,無量「行、願」,相續「無間」,滿「一萬劫」,方始至第六「正心住」。
若更增進,至第七「不退住」,即「種性位」。
此,約「自力」。
卒,未得生「淨土」。

他力」者:

若信:
阿彌陀佛「大悲 願力」,攝取「念佛」眾生,
即能:
發「菩提心」,行「念佛三昧」,厭離「三界」身,
起行「施、戒」,修「福」,於一一「行」中,回願生彼「彌陀淨土」,
乘「佛願力」,「機、感」相應,即得「往生」。


是故,「十住婆沙論」云:
於此世界「修道」,有二種:
一者、「難行道」,
二者、「易行道」。

難行」者:

在於「五濁惡世」,於無量「佛」時,求「阿裨跋致」,甚難可得。

此「難」,無數「塵沙」,說不可盡,略述三、五。
一者、「外道」相「善」,亂「菩薩法」。
二者、無賴「惡人」,破他「勝德」。
三者、顛倒「善果」,能壞「梵行」。
四者、「聲聞」自利,障於「大慈」。
五者、唯有「自力」,無「他力」持。

譬如:跛人,步行一日,不過數里,極大辛苦。
謂「自力」也。

易行道」者:

謂:
信「佛語」教「念佛三昧」,願生「淨土」。
乘「彌陀佛」願力攝持,決定「往生」,不疑也。

如:人,「水路」行,藉「船力」故,「須臾」即至「千里」。
謂「他力」也。

譬如:劣夫,從「轉輪王」,一日一夜,周行「四天下」,非是「自力」,「轉輪王力」也。

若言:『「有漏」凡夫,不得生「淨土」』者,
亦可:『「有漏」凡夫,應不得見「佛身」』。

然,「念佛三昧」,並「無漏 善根」所起,
「有漏」凡夫,隨分得見佛身「麤相」也。
菩薩,見「微細相」。

「淨土」,亦爾。
雖是「無漏 善根」所起,「有漏」凡夫,發「無上菩提」心,求生「淨土」,
常「念佛」故,「伏、滅」煩惱,得生「淨土」,隨分得見「麤相」。菩薩,見「微妙相」。
此,何所疑?

故,「華嚴經」說:
一切諸「佛剎」,平等普嚴淨,
眾生「業行」異,所見各不同。
即其義也。


(回目次)

第六疑

問:

設令『「具縛」凡夫,得生彼國』,「邪見、三毒」等,常「起」。
云何:得生彼國,即得「不退」,超過「三界」?

答曰:

得生彼國,有五「因、緣」,不「退」。
云何為五?
  • 一者、阿彌陀佛「大悲 願力」攝持,故得「不退」。
  • 二者、「佛光」常照故,「菩提心」常增進,「不退」。
  • 三者、水、鳥、樹林,風聲、樂響,皆說「苦、空」。聞者,常起「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」之心,故「不退」。
  • 四者、彼國,純諸「菩薩」,以為「良友」,無「惡緣」境。外無「神鬼、魔邪」,內無「三毒」等,「煩惱」畢竟不起,故「不退」。
  • 五者、生彼國,即「壽命」永劫,共「菩薩、佛」齊等,故「不退」也。
在此「惡世」,「日、月」短促。
經「阿僧祇」劫,復不起「煩惱」,長時「修道」,云何不得「無生忍」也?

此理,顯然,不須疑也。


(回目次)

第七疑

問:

「彌勒」菩薩,「一生補處」,即得成「佛」。
「上品 十善」,得生彼處,見「彌勒」菩薩,
隨從「下生」,「三會」之中,自然而得「聖果」。
何須求生西方「淨土」耶?


答:

求生「兜率」,一日「聞道、見佛」,「勢」欲「相似」。
若細比校,大有「優、劣」,
且論二種。

一者、縱持「十善」,恐不得「生」。

何以得知?

「彌勒上生經」云:
行眾「三昧」,深入「正定」,方始得「生」。
更無方便「接引」之義。

不如:「阿彌陀佛」本願力、光明力,但有「念佛」眾生,「攝、取」不捨。

又,「釋迦佛」說「九品」教門,方便「接引」,殷勤發遣,生彼「淨土」。

但眾生,能念「彌陀佛」者,「機、感」相應,必得生也。
如世間,「慕人、能受慕者」,「機、會」相投,必成其事。

二者、「兜率天」宮,是「欲界」,「退位」者多。

無有:
「水、鳥、樹林、風聲、樂響」,
眾生「聞」者,悉「念佛」,發「菩提心」,伏滅「煩惱」。

又有「女人」,皆長:「諸天」愛著「五欲」之心。
又,「天女」微妙,「諸天」耽玩,不能自勉。

不如:
彌陀「淨土」,水、鳥、樹林、風聲、樂響,
眾生「聞」者,皆生「念佛」,發「菩提心」,伏滅「煩惱」。

又無「女人、二乘」之心,純一「大乘」清淨「良伴」。
為此,「煩惱、惡業」畢竟不起,遂至「無生」之位。

如此比校,「優、劣」顯然,何須致「疑」也。

如:
「釋迦佛」在世之時,大有眾生見「佛」,不得「聖果」者,如「恒沙」。
「彌勒」出世,亦爾,大有不得「聖果」者。

未如:
彌陀「淨土」,但生「彼國」已,悉得「無生法忍」,
未有一人退落「三界」,為「生、死業」縛也。

又,「聞西國傳」云:
有三菩薩:一、名「無著」,二、名「世親」,三、名「師子覺」。
此三人,契志同生「兜率」,願見「彌勒」。
若先「亡」者,得見「彌勒」,誓來相報。

「師子覺」前亡,一去,數年不來。
後,「世親」無常,臨終之時,「無著」語云:『汝見「彌勒」,即來相報。』

「世親」去已,三年始來。
「無著」問曰:『何意,如許多時,始來?』
「世親」報云:『至「彼天」中,聽「彌勒」菩薩一坐說法,旋繞即來相報。為「彼天」日長故,此處已經三年。』

又問:『「師子覺」今在何處?』
「世親」報云:『「師子覺」為受「天樂」,「五欲」自娛。在「外」眷屬,從去已來,總不見「彌勒」。』
諸「小菩薩」,生「彼」,尚著「五欲」,何況「凡夫」?

為此,
願生「西方」,定得「不退」
不求生「兜率」也。


(回目次)

第八疑

問:

眾生,「無始」已來,造無量「業」。
今生一期,不逢「善知識」,又復作一切「罪業」。
無「惡」不造,云何:臨終,「十念」成就,即得「往生」,出過「三界」?
「結業」之事,云何可「通」?


釋曰:

眾生,「無始」以來,「善、惡業」種,多、少,強、弱,並不得知。

但,能:『臨終,遇「善知識」,「十念」成就』者,
皆是「宿善業」強,始得遇「善知識」,「十念」成就。

若「惡業」多者,「善知識」尚不可逢,何可論「十念成就」?

又,汝以「無始」已來「惡業」為「重」,「臨終十念」為「輕」者:

今,以道理三種,校量「輕、重」:
不「定」;
不在「時節」,久、近,多、少。

云何為三?
一者、在「心」,
二者、在「緣」,
三者、在「決定」。

在「心」者:

「造罪」之時,從自「虛妄、顛倒」生。
「念佛」者,從「善知識」,聞說「阿彌陀佛」,真、實「功德」,「名號」生。
一虛、一實,豈得相比?

譬如:萬年「暗室」,「日光」暫至,而頓「滅」。
豈以「久來」之不肯「滅」耶?

在「緣」者:

「造罪」之時,從「虛妄、癡闇」心,緣「虛妄」境界,「顛倒」生。
「念佛」之心,從聞佛「清淨、真實 功德、名號」,緣「無上菩提心」生。
一真、一偽,豈得相比?

譬如:有人,被「毒箭」中,「箭」深、「毒」滲,傷「肌」、破「骨」。
一聞「滅除藥」鼓,即「箭」出、「毒」除。
豈以「箭深、毒滲」,而不肯「出」也?

在「決定」者:

「造罪」之時,以「有間心、有後心」也。
「念佛」之時,以「無間心、無後心」,遂即捨「命」,「善心」猛、利,是以即「生」。

譬如:十圍之「索」,「千夫」不制。童子揮「劍」,「須臾」兩分。
又如:千年積「柴」,以「一豆火」焚,少時,即盡。

又如:有人,「一生」已來,修「十善業」,應得生「天」。
「臨終」之時,起一念「決定 邪見」,即墮「阿鼻地獄」。
「惡業」虛、妄,以「猛、利」故,尚能排「一生」之「善業」,令墮「惡道」。

豈況:臨終,猛心「念佛」真實、無間「善業」,
不能排「無始 惡業」,得生「淨土」,無有是處。

又云:『一念「念佛」,滅「八十億」劫「生、死」之罪。』

為「念佛」時,「心」猛利故,伏滅「惡業」,決定得「生」,不須「疑」也。

上古相傳,判:『「十念」成就,作「別時」意』者,
此,定不「可」。
何以得知?

「攝論」云:『由唯「發願」故,全無有「行」。』
「雜集論」云:『若願生「安樂國土」,即得「往生」。若聞「無垢佛」名,即得「阿耨菩提」者。』
並是:「別時」之「因」,全無有「行」。

若將『臨終「無間十念」猛利善行,是「別時」意』者,
幾許「誤」哉!

願諸行者,深思此理,自牢其心,莫信「異見」,自「墮陷」也。


(回目次)

第九疑

問:

「西方」去此,十萬億「佛剎」,「凡夫」劣弱,云何可到?
又,「往生論」云:『女人、及「根」缺、「二乘種」,不生。』
既有此「教」,當知: 女人及以「根缺」者,定必不得「往生」。


答:

對凡夫「肉眼」、「生死心量」說爾。

「西方」,去此十萬億「佛剎」。
但使眾生「淨土業」成者,「臨終」,
在「定」之心,即是「淨土」受生之心,
「動」念,即是生「淨土」時。

為此,「觀經」云:
「彌陀」佛國,去此不遠。
又,「業力」不可思議,「一念」即得生「彼」,不須愁「遠」。

又,如:人,夢。「身」雖在床,而「心意識」遍至他方一切世界,如「平生」,不「異」也。
生「淨土」,亦爾。「動念」即「至」,不須「疑」也。

『女人及「根」缺、「二乘種」,不生』者:

但論:生彼國,無女人,及無盲、聾、瘖、啞人,
不道:此間女人、根缺人,不得生。

彼若「如此說」者,「愚癡」,全不識「經意」。
即如:「韋提」,女人,是「請淨土」主,及五百侍女,佛「授記」:悉得往生彼國。

但,此處女人,及盲、聾、瘖、啞人,心念「彌陀佛」,
悉生彼國已,更不受「女身」,亦不受「根缺」身。

「二乘」人,但「回心」,願生「淨土」,
至彼,更無「二乘」執心。

為此,故云:『女人、及「根缺」、「二乘種」,不生。』

非謂:『此處,女人及「根缺」人,不得「生」』也。

故,「無量壽經 四十八願」云:
設我得佛,十方世界,一切女人,稱我「名號」,厭惡「女身」,
捨命之後,更受「女身」者,不取「正覺」。
況生彼國,更受「女身」?

「根缺」者,亦爾。


(回目次)

第十疑

問:

今,欲決定求生「西方」,未知作何「行業」,以何為「種子」,得生彼國?
又,凡夫、俗人,皆有「妻子」,未知:不斷「淫欲」,得生彼否?


答:

欲決定生「西方」者,具有二種「行」,定得生彼。
一者、「厭離」行,
二者、「欣願」行。

言「厭離行」者:

凡夫,「無始」已來,為「五欲」纏縛,「輪迴」五道,備受眾苦,
不起心『厭離「五欲」』,未有「出」期。

為此,常觀:
此身,膿血、屎尿,一切惡露,不淨、臭穢。
故,「涅槃經」云:
如是「身城」,「愚癡 羅剎」止住其中,誰「有智」者,當樂此身?
又,經云:
此身,眾「苦」所集,一切皆「不淨」,扼縛、癰瘡等,根本無「義利」。上至「諸天」身,皆亦如是。
行者,若行、若坐,若睡、若覺,常觀:
此身,唯「苦」,無「樂」。
深生「厭離」。縱使「妻房」不能頓斷,漸漸生「厭」。

作七種「不淨觀」:
  • 一者、觀此「淫欲」身,從「貪愛」煩惱生,即是「種子不淨」。
  • 二者、父母交會之時,「赤、白」和合,即是「受生不淨」。
  • 三者、「母胎」中,在「生藏」下,居「熟藏」上,即是「住處不淨」。
  • 四者、在「母胎」時,唯食「母血」,即是「食噉不淨」。
  • 五者、日月滿足,頭向「產門」,「膿、血」俱出,臭穢、狼藉,即是「初生不淨」。
  • 六者、「薄皮」覆土,其內,「膿、血」遍一切處,即是「舉體不淨」。
  • 七者、乃至死後,膨脹、爛壞,骨肉縱橫,狐狼食噉,即是「究竟不淨」。
「自身」既爾,「他身」亦然。

所愛「境界」、「男、女身」等,深生「厭離」,常觀「不淨」。
若能如此「觀身不淨」之者,「淫欲」煩惱,漸漸滅少。

又作「十想」等觀,廣如經說。

又,「發願」:
願我:永離「三界」雜食,「臭穢、膿血」不淨,耽荒「五欲」,「男、女」等「身」,
願得:「淨土 法性」生身。

此,謂「厭離行」。

二,明「欣願行」者:

復有二種:
一者、先明「求往生之意」。
二者、觀彼「淨土」莊嚴等事,欣心願求。

明「往生意」者:

所以「求生淨土」,為欲「救拔一切眾生苦」故。

即自思忖:
我,今,無力。
若在「惡世」,「煩惱境」強,自為「業」縛,淪溺「三塗」,動經「劫數」,
如此「輪轉」,「無始」已來,未曾休息。
何時,能得:救「苦眾生」?
為此,求生「淨土」,親近諸佛。
若證「無生忍」,方能於「惡世」中,救「苦眾生」。
故,「往生論」云:
言『發「菩提心」』者,正是『「願作佛」心』。
『「願作佛」心』者,則是『「度眾生」心』。
『「度眾生」心』者,則是『「攝眾生,生佛國」心』。
又,
願生「淨土」,須具二「行」:
一者、必須遠離三種「障菩提門」法。
二者、須得三種「順菩提門」法。

何者,為三種「障菩提」法

一者、依「智慧」門,不求「自樂」,遠離:「我心」,貪著「自身」故。
二者、依「慈悲」門,拔一切眾生「苦」,遠離:無「安眾生心」故。
三者、依「方便」門,當憐愍一切眾生,欲「與其樂」,遠離:「恭敬供養自身」心故。

若能遠三種「菩提障」,則得三種「順菩提」法

一者、「無染」清淨心,不為「自身」求諸樂故。

「菩提」,是「無染」清淨處。
若為「自身」求樂,即「染身、心」,障「菩提」門,
是故,「無染」清淨心,是順「菩提」門。

二者、「安」清淨心,為拔眾生「苦」故。

「菩提心」,是「安隱一切眾生」清淨處。
若不作心,拔一切眾生,令離「生、死」苦,即違「菩提」門。
是故,「安」清淨心,是順「菩提」門。

三者、「樂」清淨心,欲令一切眾生,得「大菩提、涅槃」故。

「菩提、涅槃」,是「畢竟、常樂」處。
若不作心,令一切眾生,得「畢竟、常樂」,即遮「菩提」門。

此「菩提」,因何而得?
要因:
生「淨土」,常不離「佛」,
得「無生忍」已,於「生死」國中,救「苦眾生」,
「悲、智」內融,「定」而常「用」,自在、無礙。
即「菩提心」。

此,是:『「願生」之意』。

二、明「欣心願求」者:

「希心」起「想」,緣「彌陀佛」:
若「法身」、若「報身」等,「金色」光明,八萬四千「相」,
一一「相」中,八萬四千「好」,一一「好」,放八萬四千「光明」,
常照「法界」,攝取「念佛」眾生
又,觀彼「淨土」:
七寶莊嚴、妙樂等,備如「無量壽經、十六觀」等。
常行「念佛三昧」,及「施、戒、修」等一切「善行」,
悉已回施『一切眾生,同生彼國』,
決定得生。


此,謂「欣願門」也。


淨土十疑論 (終)

(回目次)

導讀:

對於「淨土」法門的修行, 許多人有諸多疑問和非難。
「智者」大師特別針對十種常見的疑難問題,加以辯解,以啟發信心,堅固願力,勸說大家修行「淨土」法門,依「自力」 (持念「阿彌陀佛」名號功德、「極樂世界」清淨莊嚴,及廣行眾善,迴向往生) 與「他力」(阿彌陀佛」攝受十方世界「念佛」眾生,接引往生),臨命終時,得以往生「阿彌陀佛 極樂世界」淨土,速成佛道。
智者大師 (釋智顗),乃隋朝國師,因 隋煬帝楊廣 尊稱他為「智者」,因此世人皆稱其「智者大師」。智者大師奠立中國「天台宗」,然為「天台宗」四祖,尊稱「龍樹」菩薩為初祖,「慧文」禪師為二祖,其師「慧思」禪師為三祖。

(回目次)
(回 經論選錄)


Last Updated on Saturday, 01 October 2011 10:31  
無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萬劫難遭遇;我今見聞得受持,願解如來真實義。

2016 Events in English at DBA

Ongoing Events in English at DBA

English Buddihsm Class and Monthly Group Meditation...

English Buddhism Class Calender: 2017 Spring Schedule

Starting from 1/15 ~ 5/21,every Sunday 10:00am-12:00noon...

English Buddhism Class Calender: 2016 Fall Schedule

Starting from 8/28 ~ 12/18,every Sunday 10:00am-12:00noon...

English Buddhism Class Calender: 2016 Summer Schedule

Starting from 6/12 ~ 8/7,every Sunday 10:00am-12:00noon...

2017 DBA Activities Schedule


 

 

Search Our Site

Dallas Buddhist Association

dba-515-001-s

515 Apollo Road
Richardson, TX 75081
U.S.A

Phone:(972) 234 4401
Fax:(972) 234 8342
E-Mail: Contact Us
MB-03.gif

Guests on-line

We have 80 guests online
  • United States : 74
  • China : 5
  • Hong Kong : 1

Article Hits

Total: 17627